宁夏隆德魏氏砖雕传承人 - 卜文俊


卜文俊展示其制作的砖雕工艺品。
    人物介绍:
    卜文俊,58岁,家住隆德县凤岭乡于河村,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魏氏家族砖雕艺术代表性传承人。2009年,魏氏砖雕成为自治区级非遗代表性项目,2014年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。
    隆德魏氏砖雕的百年传承
    魏氏砖雕经过魏孝祖、魏福庆、魏世祥及我四代传承人延续,至今已有120多年的历史。
    清朝光绪年间,魏孝祖在修建甘肃省庄浪县罗家大寺期间,师从河北砖雕艺人,经过3年学徒生涯,掌握了砖雕艺术的制作和烧制工艺,后来就专门从事民间砖雕和制瓦烧瓦,同时给儿子魏福庆传授技艺。光绪末年,魏福庆在家传砖雕基础上,吸收了河南师傅杨宋家的砖雕技术,完全掌握了北方传统砖雕的各种制式和特征,成为一名真正的砖雕匠人。第三代传人魏世祥,也就是我的岳父,在继承家族传统砖雕的基础上,吸收周边地区民用建筑和大小寺院,以及伊斯兰建筑砖雕纹样,丰富了魏氏砖雕艺术的内涵。
    唐宋时期,隆德当地建筑就开始采用砖雕装饰,当时主要用于朝廷命名的庙观和衙署的建筑。至明末清初,砖雕已与人们的劳动生产、生活居住习俗紧密相连。新中国成立前,砖雕属于“奢侈品”,只有官宦府邸、名门望族家中才用得起。那时,从事砖雕的人被称为“匠人”,并非现代被尊为“艺人”。
    魏氏砖雕大体分为两类,一种是软雕,一种是硬雕,最考验手艺的就是硬雕。软雕是先塑型后烧制,而硬雕与软雕制作程序正好相反,全靠“硬功夫”。硬雕最难的就是浮雕和透雕,动物的胡须、花草的花瓣、根茎,需要小心再小心,用劲稍大,就会雕坏或崩碎。我刚开始学艺时,对砖雕造型把握不准,每次岳父雕刻时,我在旁边仔细观摩,认真学习,这样一直学了5年,才基本掌握了砖雕技艺。
    女婿学艺30年打破“传内不传外”规矩
    我初中毕业后一直在家务农。1980年,我和妻子魏凤萍结婚,做了上门女婿。我岳父魏世祥有5个女儿,没有儿子。我们夫妻俩一直跟随我岳父学习砖雕技艺。岳父是个很传统的人,对于家传技艺更是恪守“传男不传女,传内不传外”的准则。起初,我只能给岳父打下手,但我能吃苦,善于学习,在打下手的过程中,仔细观察酿泥、捏制、烧制等基本环节,并记在心里。通过刻苦钻研,我对砖雕技艺的基本流程已熟记于心,但关键技术还是没有掌握。其间,时任隆德县文化馆馆长张国勤上门劝说我岳父,希望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传承下去,不要断代。我岳父经过一番考虑,决定将手艺全部传授给我和我妻子。
    学艺是一个滴水穿石的过程。我跟随岳父学习砖雕制作30多年,才熟练掌握了砖雕的选土、配料、酿泥、捏制、雕刻、建窑、烧制等制作技艺。我通过对砖雕过程、复杂工艺流程的记录,又通过对寺庙、旅游景点的古建筑综合分析,才对砖雕艺术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
    创新让传统技艺有了好“钱”景
   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砖雕成为民间建筑装饰中吉祥的象征,开始在普通百姓家庭建筑装饰中大量采用。可是,砖雕技术属手、眼、耳传授,技术要求高,况且这种纯手工技艺的过程又脏又累,经济效益低,很多年轻人不愿学习。此外,我岳父对砖雕艺术要求很严,他所制作的每件作品都是亲自操刀,导致砖雕无法大批量生产。
    近年来,随着仿古建筑的兴起,人们新修房屋、门楼时,喜欢用砖雕装饰,砖雕的市场前景越来越好,仅靠人力一件一件雕刻,已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。
    我在继承砖雕传统技艺的基础上,对工艺进行改进。在酿泥过程中,我用棉花替代动物毛发,使泥质更加细润,粘接力强,而且泥塑作品在整个塑造、阴干、烧制过程中不会出现裂缝和断裂现象。使用棉花后,不但彻底解决了烧制过程开裂问题,还解决了配料短缺问题。接着,我又用机械和泥代替人工和泥。人工和泥,一个月只能完成4吨左右,机器和泥,一天就能完成5吨。采用机械和泥,不但节省了人力,也提高了和泥效率。
    为了满足市场需求,扩大砖雕规模,我对软雕工艺进行改进,采用现代技术手段进行翻模,使得产量翻番。有了产量和质量保证,我开始面向社会承揽建筑砖雕。2013年以来,每年都会接到砖雕订单,仅今年就接到了50万元的生产订单,除去成本,一年可净赚20多万元。在继承传统砖雕的基础上,我将手工单件制作发展成为模具成批生产,适应市场的需求,“传统技艺有钱可赚,就不担心失传了。”
    开门授业发扬传承
    我岳父的砖雕作品,主要以遵循古法为主,我在继承祖辈相传的传统砖雕的基础上,大胆吸收各地古寺庙、旅游景点及清真寺的砖雕艺术精华,结合现代砖雕市场的需求,大胆创新,制作出鸽子、狮子、鹤、梅、兰、竹、菊等100余种,群众喜闻乐见的建筑砖雕产品,以及农村大门、上房(主厅)码头砖花“吉、祥”“耕、读”“如、意”等图案。
    2010年,在隆德县政府的支持下,我投资成立了隆德县魏氏砖雕有限公司,使魏氏砖雕从原来独门独户的手工制品走上了公司化、规模化生产的道路。我从社会上招揽技术人才,并和妻子亲自教授砖雕技艺。如今,随着生产规模的进一步扩大,培养出了许多砖雕传承人,让这门艺术能一直传承下去。此外,我和妻子也向周边村民教授砖雕技艺。
    现在,魏氏砖雕传统手工艺在我手上不但继承沿袭下来,还带动了当地村民就业、创业,让昔日的家族手艺成为家乡致富的新途径。此外,我也被隆德县职业中学聘请为职业技术教授,让魏氏砖雕技艺走进学校,在专业技术学校开展培训,教授学生砖雕手艺。

返回顶部